首頁>> 大數據與云計算>>新聞詳情

七成數據接口被切斷,數萬員工離開大數據行業

2019-12-02 17:56  《4PS呼叫中心國際標準研究中心》  咨詢電話:17317241681(微信同號)  


  最近三個月,多家數據公司被調查,數據行業動蕩不斷。

  行業持續收緊,七成數據接口被切斷。

  一些大數據公司的爬蟲團隊被全部裁員,大量人員主動離職。據統計,最近起碼有數萬員工流出,行業人員流失率在50%以上。

  各家大數據公司的CEO每天都在朋友圈“打卡”,證明“我沒被抓,我的公司也還在”。

  而另一邊,合規的、有國資背景的大數據公司,卻迎來了好時候。有的公司在短短三個月內,“每個月業務翻一番”。

  有人說,這是行業面臨的最大“生死劫”:有人死,卻也有人生……

  01 行業大劫

  大數據行業,突然間被踩了剎車。

  最近三個月,大數據公司人員被抓捕、被調查的消息不斷傳出,行業人人自危。

  多家金融機構稱,它們合作的數據接口,大部分都被切斷,“70%的接口斷了,其他的很多也不穩定,一周換了三次”。

  首先停掉的,是各種爬蟲產品。

  一家大數據公司的創始人于建瑞,發現第二家爬蟲公司被抓后,在公司召開了緊急會議。

  “爬蟲部門業務暫停,數據庫和服務器上所有的爬蟲數據全部刪除,即便是脫了敏的。”于建瑞決定“壯士斷臂”。

  刪除數據的第二天,爬蟲部門馬上“裁員十幾人,轉崗十幾人”。

  “第三天,整個爬蟲部門從公司完全消失。”于建瑞花了三天時間,將爬蟲業務“抹除”。

  緊接著切斷的,是“三要素驗證”。

  在過去,各大運營商下面,都接了很多代理商,后者會提供數據接口,進行電話、姓名等要素的驗證。

  “最近電信停了很多代理商,現在基本不接了。”于建瑞稱,最開始暫停的是電信,現在聯通和移動也在“縮減代理商”。

  而各種多頭借貸產品,也紛紛下架。

  “天創、有盾的多頭借貸產品都停了,市面上基本找不到多頭借貸的產品了。”于建瑞稱。

  金融監管則開始要求自查。

  11月6日,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向會員機構發布《關于增強個人信息保護意識依法開展業務的通知》,要求會員機構對數據合作方進行排查。

  “很多被調查的或者有風險業務的公司,都被直接點名,監管要求自查是否和它們有過合作。”于建瑞稱,“這其中包括公信寶、白騎士、天機數據、木立征信等多家公司”。

  10月24日,一張截圖在網上流傳。截圖顯示,人行要求各地銀行排查與第三方數據公司的合作情況

  多家金融機構的工作人員也證實了這一點:“盡管不同區域的要求,可能略有不同,但都是要求停掉和風險公司的合作。”

  業務停滯的同時,行業也彌漫著驚恐的氣息。

  于建瑞身邊每天都有人失聯,“出國的出國,被抓的被抓”。

  “最近,各家大數據公司的CEO每天都在朋友圈打卡,比運動打卡都勤奮。”于建瑞稱,這里頭的潛臺詞,無非是“我沒事,我們公司也還好著呢”。

  一家場景分期平臺的HR前兩天約好了一個面試,結果求職者沒有出現,“后來聽說,他被抓了”。

  大數據突然成為高風險行業,行業掀起了一波離職潮。

  “這段時間,我們收到了大量來自數據行業的人員簡歷。”上述HR表示。

  而各大數據公司,也開始裁員。

  “榜上有名的數據公司幾乎都在裁員。”一家金融機構的風控總監稱,被裁的員工中,基本有一半都是技術人員。

  “這些公司的裁員率和離職率起碼有50%,技術部門甚至達到了70%。”

  02 成本激增

  實際上,金融科技發展的基礎和養料,就是大數據。

  整個數據行業的停滯,導致金融業務受到巨大影響。

  “80%的金融公司都收縮了。”于建瑞稱。

  一些平臺,只能針對老客戶放款,不再新增;稍微激進一點的平臺,就開始憑感覺放款。

  “較為資深的從業者,都會對自己用戶的畫像有概念,大概知道哪些人是優質人群。”一家場景分期平臺的風控總監李揚稱。

  他們比對著過往的好客戶畫像和逾期客戶畫像來放款,“逾期率也還可控”。

  但如果想維持以前的業務量,就意味著各項成本的增加。

  首先,是數據成本的增加。

  “正規的數據公司和央行征信,其實可以覆蓋行業70%到80%的數據需求。”一家第三方征信機構的創始人王海峰表示。

  只是,金融行業需要付出更高的合規成本——合規的數據,價格自然要貴一些。

  “它們的成本高了約60%。”數據寶CEO湯寒林稱。

  其次,是核驗成本和人力成本的增加。

  摩托車分期服務商騎唄科技的風控專家姚奕稱,受爬蟲風波的影響,他們獲取第三方數據的渠道減少了50%至70%。

  為了維持業務運轉,他們只能要求用戶提交更多的紙質資料,并增加人手,用人工的方式核實用戶信息。

  “之前查詢一條信息,只需要一兩秒,成本在幾毛錢到幾塊錢之間。現在靠人工核實,可能需要幾分鐘甚至十來分鐘。”

  之前審核只要約10分鐘,現在為30分鐘。“此外,人力成本也增加了30%至50%。”

  面對現在的數據困境,有一些平臺嘗試自建風控和爬蟲。

  “搭建一套爬蟲系統,保守估計需要6個人,至少三個月,開發成本就得200萬。”于建瑞稱。而后期的維護成本更高。

  “比如說,為了反爬蟲,運營商的官網動不動就會來個頁面調整,爬蟲系統就得跟著改。”于建瑞稱,后期每個月的維護成本,還得50萬。

  而自建風控系統的難度,同樣意味著人力成本的高昂。

  “整個金融體系的成本,保守估計增加了50%左右,人力、數據的成本大幅度增加,效率也會下降很多。”于建瑞稱。

  03 未來如何

  這不是數據行業的第一次大洗牌。

  數據行業最早的一批從業者都記得,早在2012年前后,中國的數據行業就曾經遭遇過一次大洗牌。

  2012年,央視“3·15”晚會曝光羅維鄧白氏非法獲取、買賣公民個人信息。羅維鄧百氏全員被上海警方帶走。

2012年,央視“3·15”晚會對羅維鄧白氏的曝光截圖

2012年,央視“3·15”晚會對羅維鄧白氏的曝光截圖

  那一次之后,數據行業的暴利鏈條被打斷,絕大部分從業者離開。

  留下來的人,也心懷敬畏,不敢越界。

  “上一次實際上是為了捍衛數據主權,而這一次和上一次有本質的區別,是為了維護穩定——金融和數據結合得太深,暴力催收和套路貸引發了很多極端案件。”在數據行業有15年工作經驗的資深從業者丁一稱。

  但現在市面上這些主流的大數據公司,大部分都是在2012年之后創立的。它們沒有經歷過上一次洗牌,也沒有感受過歷史的教訓。

  “數據行業是一個什么樣的行業,底線在哪里,他們中,大部分人并不知道。”丁一稱。

  而這一次和上次一樣,大量人員離開,暴利鏈條被打斷。

  歷史如此相似,數據行業仿佛又走完了一個輪回。

  丁一認為,這次洗牌也許并非壞事——行業重新回到一個新的起點,新的底線也被劃好。

  而在腥風血雨中存活下來的合規公司,也漸漸熬出了頭。

  “在過去,合規的數據公司根本活不下去,因為我們要付出更高的合規成本。”湯寒林稱。

  他舉例稱,他們并不緩存任何一條數據。

  而行業大部分的玩家,都是將調取的數據偷偷存起來,當數據越積越多之時,數據公司就可以直接用緩存庫里的數據,不再需要從接口調取。

  于是它們的銷售價格就可以壓到極低,“多賣一單就是賺”。

  “它們價格便宜,而且因為已經緩存下來了,所以響應時間也會比我們快。” 湯寒林說。

  在慘烈的市場競爭中,劣幣將驅逐良幣。

  而如今,合規的數據公司成為了“香餑餑”。

  一家有國企背景的數據公司創始人透露:“最近三個月,我們每個月的業務量都翻一番。”

  而一些巨頭旗下的大數據平臺,也突然間變得門庭若市。

  “排隊等著接我們的服務,咨詢量也暴增。”一家巨頭旗下的云平臺銷售稱,他們最近正準備擴充團隊。

  關于大數據行業的未來,從業者認為,“持牌”將是一個關鍵詞。

  “或許,第三方大數據公司將會持牌經營。”一家數據公司的負責人夏睿預測,到那時,行業內應該只剩下幾家頭部公司,小公司存活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合規、持牌,可能會成為未來大數據行業的主旋律。

  丁一認為,一個行業從草莽到合規,確實要經歷幾個周期,“只有暴利鏈條被打斷,這些守規矩的人,才可以重新奔跑”。

  “你還準備留在大數據行業嗎?”最近,很多人問于建瑞。

  “市場和需求還在,只是劃了新的跑道,我還是會在。”他說。

  只是這一次,他會更加心懷敬畏。



共0條評論網友評論
  • 全部評論
共0條記錄(共頁)
向您推薦

新聞 按行業分類

廠商 按產品分類


        
總機:021-51601170 直線:021-58307717,17317241681(微信同號) 電子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瀘ICP備10026114號-4  行業交流俱樂部QQ:2919157212
地址:上海市浦東新區牡丹路60號東辰大廈810室  郵編:201204 上海趨天網絡技術服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(2002-2018)
本站推荐单双中特